上海解放63周年纪念日 离世百日老英雄葬革命园

时间:2019-01-17 08:11:04166网络整理admin

           今天下午,“海上狼牙山之战”——大鱼山岛战斗的抗日英雄李金根的骨灰落葬仪式在临港福寿园举行接连几天,航头镇政府网站及官方微博“航头新视眼”都连载李金根老人的事迹今年3月23日至3月29日,本报刊发了《登岛祭阿哥,盼了68年》系列报道,引起社会各界对大鱼山血战烈士及其后人现状的高度关注李金根老人是这场战役唯一幸存的勇士,在农村任劳任怨默默走完了一生今天是上海解放63周年纪念日,下午2点,航头镇各界近百人来到临港福寿园新四军广场陵园,祭奠英雄,告慰英灵     “老革命”出生入死人不知     当记者第一次前往航头镇牌楼村李金根的家,曾深深感慨老英雄的证书证件都装在一个旺旺雪饼的废弃包装袋里李金根是今年2月18日因病去世,享年90岁这个现实版“新四军”的家颇为简陋,三个女儿全务农,还有一位90岁的遗孀汪木英如今提到李金根,瘦小的汪木英仍泪如雨下,说不出话来也许是因为不识字,家人都说不清楚李金根的往事,只知道他左臂上有一道明显的伤痕,是当年被日军子弹打穿留下的伤疤而因为左手残疾,李金根无法干重活     据浦东新区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秘书长林家春考证史料,作为“海上狼牙山之战”的唯一幸存者,当年李金根并没有选择因伤复员回家,而是毅然决然地重返部队继续转战苏北、山东等战场 1945年—1949年,他曾先后参加泰安、宿北、莱芜、孟良崮、准海、渡江、解放上海等战役这位身经百战的战士复员回到地方后,从来没找政府提任何要求,默默无闻,甘于清贫     吴彬昌正是当年农技站负责人,也是李金根家的邻居 “那时候扩站缺个门房,我介绍他去的呀当时他快60岁了人家嫌他年纪大,我说‘老革命’人正直”吴彬昌说只知道李金根是复员伤残军人,从没听他说过什么震撼人心的事”直到1997年,宁波市新四军研究会派员赴上海寻访,人们才知道村里还住了一位“海上狼牙山壮士”     “比起战友,我已很满足”     大鱼山血战,我军与8倍于我的日寇陆海空重兵顽强抵抗7小时,苦战孤岛,弹尽粮绝此战因过于惨烈被称为“海上狼牙山之战”,最后坚守阵地的42名指战员壮烈殉国,其中南汇籍战士24名李金根是这场血战的亲历见证者他是一名台枪(又称土炮)手记者今日从浦东新区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了解到,有资料证实,李金根等在阵地失守后,不幸被俘的有20名受伤战士押上105号日军舰艇,日军在撤退大鱼山海途中,他依靠自已的机智勇敢,从敌人的军舰上跳入大海,在海里漂了两个多小时,被当地渔民王阿品救起,但其他19人手无寸铁,被日军一一刺死后抛入大海     延安解放日报头版曾刊载新华通汛社专电,报道了大鱼山血战海防队重创敌寇,浙东战斗报社用木刻编印了大鱼山战斗连环画册,其中便有李金根跳海脱险的故事遗憾的是,在大半个世纪中,这一幕渐渐被人遗忘在今天的仪式上,李金根的家人反复说,李金根总是强调一句话:“国家受难的时侯,我应该冲上去的,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比起那些牺牲的战友,我幸存活到今天,我的生活已很满足了 ”     遗孀获居家养老服务     本报报道大鱼山血战壮烈、上海至鱼山路难行家人难祭拜后,李金根及其他烈士的命运得到各界广泛关注航头镇领导多次委派相关部门了解情况、嘘寒问暖遗孀汪木英曾对记者念叨,说老头子生前总是不争,现在人已不在,能不能摆到新四军的墓地为此,镇书记沈健亲自落实,最后经过多方努力,由镇政府出资在临港福寿园海港陵园为老人购得一块墓地,使老人能够落葬在临港福寿园的革命园,与昔日战友重逢,一同安息     此外,考虑到其家庭拮据,航头镇还为汪木英额外配备了居家养老服务,老英雄医疗费用报销等一系列困难都已解决今天下午,浦东新区民政局、航头镇、浦东新区新四军研究会,革命老前辈、青年学生等90人,手捧鲜花,伫立默哀,一同缅怀远去的勇士,